厮杀犹在进行,她撑起身子,守卫避免对方故技重施,纷纷过来将她护在中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1
  • 来源:香蕉地址5app福利

  厮杀犹在进行,她撑起身子,守卫避免对方故技重施,纷纷过来将她护在中间。

  九哥说的没错,她能依靠的,果然只有自己。玄烨毫不犹豫那一剑,若不是她事先将那枚银针刺入挟持人体内,如今被劈为两半的,很有可能就是自己。他分毫没有留情,更没有丁点顾忌,果真,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。

  站起身来,将碎裙上的草屑掸掸干净,不远处,玄烨拿剑挑开男子面上黑纱,“回去告诉三王爷,想要的话,自己上五月盟来取。”

  摸爬滚打,领头之人望着满地残骸,不得不落荒而逃。

  映月正起身,脚步还未站稳,却被一具胸膛裹了起来,玄烨大掌按住她脑后,让她躲在自己怀里,“吓坏了吧?”

  娇兰吐息,她听着男子胸口略有起伏的心跳声,摇摇头,“不怕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不怕,”玄烨双臂收拢,将她的瘦弱融进去,“我出手的时候,都不敢说自己不怕。”

  映月挽下唇角,“我们不是说好的么,希望您能记得,曾经枕在您心头位子的,是我!”

  边上众人只当是私房内的密语,并不以为然,玄烨退开身,执起她的柔荑走向马车,“对,你告诉我,枕在我心房处的人,是你,而你被挟持的时候,正是被挡在对方左心房前,你说这句话是想告诉我,攻击之时,避开他右边,直取心脉。”

  映月莞尔,聪明如他,自己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同他相抗,何其困难,她回握住玄烨的手,轻柔说道,“对,他的心,不是我的,所以我会扑向右边……”嘴角勾起的笑,有些勉强,她是该庆幸玄烨懂了她的意思呢,还是该庆幸,自己又捡回了一条命?

  “映月——”见她自顾向前,玄烨拉住了她的手。

  “嗯?”女子微微愕然,跨出去的身子被他拉回去,玄烨食指拨开挡在她额前的碎发,“那你的心,是谁的?”

  映月的视线定在他垂落的袖口,美目轻弯,她一手指了指自己心口,“妾身的心长在这,根深蒂固。”

  她自然知道玄烨想要什么答案,可映月比谁都懂,这样的男人,唯独一颗真心不能交付。

  玄烨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中,修长的手指顺着她肩胛往下,暧昧的落定在她胸前后,手指在周边轻轻打转,“记住,你的心,你的人,只能属于我。”

  指尖点在她心房,像是一轮魔咒,施入映月心中。

  玄烨将她的手指抬起,凑近薄唇之后,用力咬了一口。映月吃痛,右手想要抽回,“疼!”

  “我就是要你疼,”男子嘴角轻勾,笑容魅惑,“越疼,你才会将我记得越深。”

  映月蹙着眉头,只见纤细的食指上,清晰呈现出一抹月牙形的齿痕,她暗自嘟囔一句,将两手藏到身后。

  “爷,此处不宜久留,我们还是即刻赶回五月盟的好。”边上驾车的马夫收拾妥当后上前请示。

  玄烨点下头,一手拉着映月将她送上马车。

  轿帘在二人身后落下,明月当空,润泽一身清冷,直到身侧侍卫上前提醒,他才静默回神,身姿寂寥,弓腰钻入边上的马车。

  迎面而来的暖意让映月蜷缩的身体放松,玄烨先一步在矮榻坐下,她想要在男子身侧挨着,还未落座,却被他整个人揽到自己腿上。

猜你喜欢

李青莲见他这一副下流模样,忍不住摇了摇头,却是不敢接他的茬

李青莲见他这一副下流模样,忍不住摇了摇头,却是不敢接他的茬。脚步声由远及近,魏五转过头望去。只一眼,却是让他瞬间露出了本相——嘴角黏涎直流,贼眼瞪的老大。李青莲也回头望去,行走

2020-02-18

女人先是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慢慢睁开眼,看到身边地上躺着一个男人,又忍不住尖叫起来

女人先是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慢慢睁开眼,看到身边地上躺着一个男人,又忍不住尖叫起来。林涛就是让这种尖叫吵醒,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,看到醒过来的女人,他有些说不出的惊喜。女人

2020-02-18

原本,第二营的营长空缺,龚志强是有很大的把握接任的

原本,第二营的营长空缺,龚志强是有很大的把握接任的。但是,却没有想到被张树森空降下来了。这让他非常的郁闷。只不过,张树森在后来特意找到了龚志强,向他说明了情况,他只不过是来执行

2020-02-18

一家三口正坐在院子里面的一棵大树之下乘凉

一家三口正坐在院子里面的一棵大树之下乘凉。虽然阳光非常的毒辣,但经过了绿叶的层层阻拦之后,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块块不规则的光斑,已经没有了一点热力。人坐在树下,完全感觉不到一点炎

2020-02-18

厮杀犹在进行,她撑起身子,守卫避免对方故技重施,纷纷过来将她护在中间

厮杀犹在进行,她撑起身子,守卫避免对方故技重施,纷纷过来将她护在中间。九哥说的没错,她能依靠的,果然只有自己。玄烨毫不犹豫那一剑,若不是她事先将那枚银针刺入挟持人体内,如今被劈

2020-02-18